NEWS CENTER

新闻中心

瓦锡兰:LNG仍是目前最好的船用燃料选
时间:2020-08-12

瓦锡兰海洋业务部总裁Roger Holm先生表示,航运业面临的环境挑战提出了对新运营方式以及新型燃料的需求。随着时钟转动来到新的十年,航运业正经历翻天覆地的变化。长期以来,作为默默无闻推动世界贸易的功臣,这个行业负责在全球范围内运输能源、原材料和消费品,并连接起沿海社区。随着行业面临对环境和地球产生影响的问题,也日益受到关注。

去年,发生在航运业的全球监管机构——国际海事组织(IMO)伦敦总部外的示威活动说明,整个世界都投来了关切的目光。IMO于2018年4月公布了其初期温室气体减排战略,计划到2050年时将航运业排放量减少一半。现在,业界应当证明自己有能力实现这些目标了。瓦锡兰海洋业务部总裁兼集团副总裁Roger Holm指出,去年市场方向发生了明显变化。他为解决航运业在这个十年里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指出了具体的措施:船舶将使用哪些燃料和技术来减少并最终消除排放?

Roger解释说:“去年,海事社区内讨论环境问题的方式发生了相当大的改变。航运涉及大量贸易,并且已经是最环保的货物航运方式。但我们依然有机会做得更好。在2019年,行业内大部分人都认可了航运业自身需要行动起来,推动这一变化趋势。”极具说服力的一个例子就是于2019年底公布的,旨在建立一个研究信托基金的提案。该基金将对船舶所用燃料征收每吨2美元作为专项资金。今年早些时候,数家银行制定出“波塞冬原则”,作为向绿色船舶投资提供融资的一套标准。全年里,有许多项目让行业利益相关者聚集在一起,探讨如何实现IMO提出的目标。瓦锡兰(Wrtsil)就是其中一个典范。它是参与国际合作的74家公司之一,提出了在2030年之前开发出零排放深海商船的目标。

Roger表示:“对话的迅速改变让我相信,我们会看到讨论不断加速。在我看来,我们憧憬的是让航运业贴上‘绿色标签’,既具有高效率,又对环境负责。”继续进行对话至关重要。瓦锡兰方法的核心在于,认为航运业解决环境挑战,必须群策群力,而不是每家公司各自为战。愿景是建立一个“智能海事生态系统”。航运业各利益相关方就此能够借尖端科技之力共同协作,从而降低整个物流链的效率低下问题。Roger认为,“这不仅在于燃料,还在于你如何与整个生态系统连接与协作,以及如何让数据以不同的方式移动起来,从而提高效率。”

“准点”航行的概念是这种方法的重点。传统上,货船的航行速度必须快于所需的速度,以免错过宝贵的港口停泊位或避免合同违约罚款,但无论如何,最终往往不得不停锚等待泊位。随着船舶以更高的速度消耗更多燃料,并且由于在停锚处等待意味着将更多气体排放到靠近人口稠密的地区,因此这种概念在减少等待时间方面将产生巨大的环境和效率优势。准点航行依靠连接和航程规划技术来促进港口和船舶之间准确交换到港时间信息。瓦锡兰已经与多家船舶运营商合作,利用其现有技术实现准点航行。

Roger表示,由于缺乏连接以及使用了多种多样的数据和通信方法,当下要在全球范围内应用这一概念仍有难度,但他希望行业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借助燃油效率和排放效益,及早采纳这一方法的企业将取得明显的优势。

“关注不同细分领域的数据带来了减少燃油消耗的最大机会,但这也需要减少海事世界的孤岛——这将是我们面对一大障碍。要做到在全球范围内行之有效,还需要进行很多工作,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开始在海事行业的各个领域运用这些概念。”船舶管理公司AngloEastern的船队就是如此,他们拥有600余艘船舶,规模正好符合。11月,这家公司签署了一项协议,在整个船队中推广瓦锡兰的航程规划和执行、发动机性能和燃油效率监控系统。船队运营解决方案(FOS)整合了相互独立的各个流程,从而优化规划、气象导航、油耗和船舶速度。这一功能是实现准点航行的先决条件。

Roger评价说:“这是朝着连接生态系统方向迈出的一大步,我们非常荣幸与业内一家主要参与者携手做到这一点。他们与我们分享相同的理念——使用数据来优化运营过程。”

但是,船东假如孤掌难鸣,就无法实现最大的航运效率。正如准点航行所昭示的,港口也必须发挥作用。更加有利可图、更可持续发展和更安全的海事业务,自然而然地符合港口周围社区的利益。根据SEA20倡议,瓦锡兰正在组织港口城市之间举行高级别会议,探讨这些问题。首次会议已于6月份在赫尔辛基举行。

Roger提出:“在沿海大城市,港口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相信这些城市可以成为推动海洋生态系统更广泛合作的关键参与者。”使用数据和生态系统方法来优化运营将帮助船舶使用自己仅需要的燃料。但这只是解决航运环境挑战的一部分工作。而在整个行业讨论中占更大比重的另一个要素,则是船舶应当使用哪种燃料来消除排放。在航运业没有无碳燃料可供选择时,关于将兴起哪些燃料众说纷纭。作为船舶发动机的市场领导者,瓦锡兰具备充分能力来评估将要出现的这些燃料。但如Roger所说,现在倡导的是灵活性。

他认为,“没有人确切知道燃料将呈现哪种发展趋势,但我们会看到比今天更多的燃料混合物。这就是我们需要燃料灵活性发挥作用之处。内燃机就是其中之一。例如,今天我们拥有依靠重油和液化天然气(LNG)运转的双燃料发动机。将来可能会混合使用氢气和LNG。你将需要的是尽可能地适应未来需求,并且在必要时进行转换的技术。”瓦锡兰为航运和发电市场提供双燃料发动机已有近30年历史,其发动机都可以转换为使用多种清洁燃料,包括绿色氨、氢和甲醇的混合物。但是,直到零碳燃料大规模应用之前,船舶上最好的燃料选择之一仍是现已投入使用的LNG。

Roger确认说:“我们认为LNG将在所有航运领域中被用作燃料。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是通向未来的桥梁,因为LNG将继续在市场上扮演重要角色直至2050年。但现在启用LNG还将使船东能够切换到兴起的其他新燃料,比如合成LNG,或者混合使用氢与LNG等燃料,从而减少碳含量。”灵活性需求也适用于等式的另一边——借助数据之力改善运营。随着数据使用和燃料的快速发展,必须服役20年或更长时间的船舶面对着万一选中错误技术的巨大风险。Roger认为,必须具有面向未来的系统以及灵活的动力系统。“内燃机是其中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是关注如何最大程度地利用资产数据。我们今天拥有的船舶,和我们十年后将拥有的船舶,在数据以及燃料的使用方面都将有很大不同。但是要到达我们的目标,我们不可能坐等三年,直到看清楚未来方向。”这种快速变化的示例之一就是推动船舶自主性。

Roger解释说,追求更大自主性的理由是希望进一步优化运营,而非减少船员数量。这种方法的一个例子是瓦锡兰与新加坡港口和拖船服务运营商PSA Marine正在进行的合作:开发一种智能拖船,并使其集成多个系统以提高安全性和效率。他说:“对我而言,这一发展的核心是优化。我们已经在汽车行业看到了这一点。汽车行业将数据用于优化混合动力汽车中电池和发动机的使用,并帮助驾驶员安全驾驶。在航运方面有着类似之处。在某些细分领域,无人操作将成为目标——例如在某些沿海航运中,我们将提高优化水平视为实现更大自主权的主要目标。”减少航运业的环境影响将涉及结合运用运营优化、改善连接和燃料选择等多种手段。面对如此复杂的挑战,业界希望瓦锡兰这样的技术提供商担负起寻找未来道路的责任也就不足为奇。

Roger表示,“很少有企业能从更广阔的角度看待这一问题。但我们义不容辞。实际上,这完全符合我们的目标——以一流的智能技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社会。对我们而言,推动这一发展意味着推动我们自己的业务。”

返回

Corpright @ 版权所有 张家港富瑞深冷科技有限公司 C6平台 Powered by PID Interactive | 富瑞集团